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妥适条件 >

24擅自使用电锯的行为虽然有所不妥 但其主观上仍是为雇主的利益

发布时间:2019-07-03 11:1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4擅自使用电锯的行为虽然有所不妥 但其主观上仍是为雇主的利益而行为 其过失为一般过失而非重大过失。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 “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 可以适当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因而本案不能适用过失相抵。本案中 雇主对雇员承担的是一种无过错责任 因雇员只是一般过失而非重大过失

  24擅自使用电锯的行为虽然有所不妥 但其主观上仍是为雇主的利益而行为 其过失为一般过失而非重大过失。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 “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 可以适当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因而本案不能适用过失相抵。本案中 雇主对雇员承担的是一种无过错责任 因雇员只是一般过失而非重大过失 所以本案中并没有适用过失相抵规则来减轻雇主的责任。但应当指出的是 上则案件在2007年我国《侵权责任法》尚未出台的情况下 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对其的判决 是正确的。但是 2009年《侵权责任法》出台后 根据该法第35条的规定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 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 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 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雇员即无须达到重大过失 只需要具有过错 就可以适用过失相抵规则。由于侵权责任法对一些条文进行了改变 所以过失相抵规则在无过错责任原则侵权案件中的适用 又有一些特别规定的地方。 第一、被害人无须达到重大过失 也可适用过失相抵。如《侵权责任法》第35条规定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 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 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 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 雇员只要具有过错 无须达到重大过失的程度 即可对其适用过失相抵。又该法第73条规定 “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 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 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 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在该条规定下 被侵权人只要具有过失 而无须重大过失 即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第二、无论被害人有无过错 都不得适用过失相抵来减轻加害人的责任。《侵权责任法》第80条规定 “禁止饲养的烈性犬等危险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 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在该条规定的烈性犬损害责任中 侵权责任法排除了过失相抵规则的适用余地 无论被害人对损害的发生或损害结果的扩大有无过错 危险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均应全部当承担侵权责任。 1被害人是否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在过失相抵规则的适用中 被害人是否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 争议相当大 学界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认为要构成过失相抵 被害人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 至于这种能力具体是何种能力 又分为责任能力说、注意能力说、事理 25 辨识能力说等观点 另一种则认为被害人无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 只要客观上被害人行为具有过错 且其过错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且该行为是不当行为就可以适用过失相抵规则。下面就这两种观点予以讨论并提出笔者自己的见解。 1应当具备过失相抵能力责任能力说。这种观点认为 被害人具备责任能力 是适用过失相抵规则的条件。即被害人对其行为具有正常的认识并且能够预见其行为所将导致的法律责任。如果被害人是无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 虽然对于损害的发生或扩大 构成过失相抵的事实 但是对于加害人的赔偿义务 却不发生影响。 认为被害人过失相抵须具备责任能力 究其原因 主要是基于平等处理学说的镜像理论 加害人对他人损害赔偿责任的构成 须以具备责任能力为前提 则被害人自我负责的前提 亦应当具备责任能力。否则如加害人对他人责任的成立以具备责任能力为前提 被害人自己责任的该当 反而无须考量其主观上是否具有识别能力 将导致被害人责任较之加害人责任更容易成立的不合理现象 这与侵权法保护被害人 填补损害的理念不符。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正如曾兴隆教授所说 “故未成年人为被害人时 如无责任能力 亦予过失相抵 自属有欠公平”。 当未成年人作为被害人时 要求其具备责任能力才适用过失相抵 这对保护未成年让人利益甚为有利。 注意能力说。该学说主张过失相抵中被害人过错的含义 与侵权行为成立要件的过错含义不同。过失相抵中被害人的过错是非固有意义上的过错 而侵权行为中的过错为固有意义的过错 二者有所区别。因而对于被害人过失相抵能力的判断 不能当然的援引对他人责任的责任能力概念。“故被害人构成与有过失应具备之识别能力 并非对违法行为负责之责任能力 亦即并非对自己行为结果所生责任之识别能力 只要具备避免危险发生之注意能力既可 则被害人应具备之注意能力 通常会比对他人负责应具备之责任能力为低。” 事理辨识能力说。所谓事理辨识能力 是一种笼统的称谓 指的是在适用过失相抵规则时 需要考察被害人的识别能力。该说认为 如果一个对于自己的行为完全没有辨识能力 而对其适用过失相抵 显然有违公平正义的理念。所以对被害人适用过失相抵时 须其有相应的识别能力。日本最高法院为了扩大过失相抵的适用范围 在1964年一起判决中认为被害人过错与加害人过错 所应当负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8 221 曾兴隆 详解损害赔偿法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4 431 曾兴隆 详解损害赔偿法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4 431 26 担的赔偿责任不同 过失相抵乃基于公平原则 斟酌被害人对于损害发生未予以注意 而酌定损害赔偿数额。因而未成年人只需要具备事理辨识能力之智能 即有过失相抵的适用。 至于达到事理辨识能力的最低年龄是多大 并没有具体的标准 参考日本下级法院的一些判例来看 大致是以5岁为其分界线岁以上的被害人具备事理辨识能力 而不满五岁的幼儿多否定其有事理辨识能力。 但是 近年来 这一标准在不断的降低 一些法院对4岁以下儿童的过失相抵能力也给予了肯定。 2无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此学说也被称为客观说 认为对被害人适用过失相抵制规则 不以其具备识别能力为前提 即不以被害人是否具有责任能力、识别能力或事理辨识能力为要件。该学说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 过失相抵的法理依据为责任的公平分配 如果被害人客观上的确违反了保护自身法益的对己义务 因而导致了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 以被害人不具备过失相抵能力为由 来排除加害人以过失相抵提出抗辩的机会 而让损失全部由其承担 这对加害人而言并不公平 所以只要被害人客观上有对己义务的违反 即需要承担过失相抵的后果 至于个人主观能力则并不纳入考量的范围 被害人是否具有过失相抵能力 在所不问。其次 在被害人 尤其是未成年被害人的场合 按照被害人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的观点 无识别能力的被害人纵然具有过错 也不能适用过失相抵制度让其承担责任 其本身没有适用过失相抵的余地 但是 法院在实务上却一般认为被害人仍然需要承担法定代理人的过失相抵责任 最终加害人的损害赔偿责任仍然得以减免。因而 无论被害人是否具有过失相抵能力 都不影响过失相抵制度的适用。 3本文的观点综合上述分析 我们可知 持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的观点从被害人角度出发 侧重保护被害人特别是保护未成年被害人的利益 这符合法律保护未成年人的精神 持无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的观点从加害人角度出发 认为过失相抵作为完全赔偿原则的例外 是基于公平原则和责任自负原则对加害人责任的减缩 其关注点在于避免加害人承担过重的责任而有失个案公正。两种理论的争议实质上是法律上价值的博弈与取舍 体现一国法律政策的倾向。 对于被害人是否需要具备过失相抵能力方能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笔者赞同客观说 过失相抵规则的适用 无须被害人具备过失相抵能力。理由如下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20 北京法律出版社 1997 221 27 首先 从过失相抵规则的法理基础看 被害人无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过失相抵规则乃基于法律的公平正义理念与法益所有人自己承担损害的原则 被害人因为自己行为所导致损害的发生或损害结果的扩大 不应转嫁由加害人来负担。“当被害人的行为对于损害的发生具有原因力时 加害人行为的违法性或客观上的可非难性因而降低 被害人的行为既然具有违法性 而与加害人的违法性相抵 不因被害人是否具有识别能力而不同。是以 肯定无识别能力人仍适用过失相抵 而承担自己之责任 在损害计算时 减轻加害人之责任 尚非失其公允。” 至于有学者所言 “在过失相抵中应当要求被害人具有识别能力 其原因在于被监护人自己并没有选择监护人的权利 也无法控制影响监护人的行为 监护人因其过错而给被监护人造成的风险不应当由被监护人自行来承担。因监护人的过错而使得被监护人的损失无法获得补偿 显然是一种野蛮的规定 这有违与法律对未成年人优先保护的精神。” 然而笔者认为 过失相抵制度旨在“损害的公平分担” 如果令被监护人承担监护人的过错是不公平的 那么让加害人来承担未成年人受害人的监护人的过错就公平吗 让加害人来承担超出自己所造成损害之外的责任 又何尝不是一种野蛮的规定呢 尽管法律对未成年人的利益给予优先保护 但这种优先保护也应在合理的范围 不应当对责任进行毫无理由的摊派 让加害人承担未成年人监护人过错造成的损害 显然已经超出了合理的范围 是一种不合理规定。 其次 从法律效果来看 被害人也无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持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观点的学者最大的一个理由即是这能够优先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 不至于使他们受损的利益得不到补偿。我们知道 监护人和被监护人具有密不可分的人身和经济关系 这种关系使得监护人是被监护人具有密切联系的第三人 对于监护人所造成的损害 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责任 并且 对这种损害所造成责任 也往往由监护人来进行承担。那我们试想一下 如果规定当被害人具有过失相抵能力 才能适用过失相抵来减轻加害人的责任 那么 在被害人与有过失的情形下 未成年被害人监护人因自己监护不力导致被监护人受到伤害 其得到的赔偿也不会有丝毫的减少 这似乎有鼓励监护人不尽监护责任的嫌疑。因此 不以被害人具备过失相抵能力为条件而适用过失相抵制度 使监护人和被监护人共同承担赔偿减少的不利益 从法律效果上 能够让监护人恪尽职守的履行监护人的职责 这能促使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对其提供更为周全的监护。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21 环球法学评论2007 2329 28 最后 从我国的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来看 也无须具备过失相抵能力。王利明教授认为 在我国民法学界 普遍认为在过失相抵中无须考虑被害人是否具备过失相抵能力 因为根据《民法通则》第133条第1款的规定。 我国现行法并不认同责任能力对责任后果的影响 即使行为人没有意思能力 也并不影响其责任的承担 相应的 即使被害人没有意思能力 也不影响过失相抵对其的适用。 在司法实践中 法院在审理被害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侵权案件中 通常并不考虑被害人的过失相抵能力 而是从监护人是否尽到监护职责的角度来加以确定 即如果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责任而使被监护人遭受损害 则应当减轻加害人的责任。如《关于赵正与尹发惠人身损害赔偿案如何适用法律政策问题的复函》中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尹发惠因疏忽大意使幼童赵正被烫伤 应当承担侵权民事责任 赵正父母因对赵正监护不力 亦有过失 当适用过失相抵过则 适当减轻尹的民事责任。又如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2008 彭法民初字第898号判决认为 彭水县市政办公室作为市政设施的管理单位 应对其市政设施的安全负有管理之责。彭水县委大院是对外开放的小型广场 属于人们常去的游乐公共场所 由于该公共场所内的喷水池年久失修 部份防护栏损坏脱落 加之也无防护措施及警示标志 而造成被告之子彭锦烺在此玩耍而溺水身亡 被告彭水市政办对该喷水池未尽到安全注意的管理义务和责任 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由于彭锦烺系未成年人 脱离监护人的看管而造成溺水身亡的结果 作为负有监护管理职责的二原告也具有过错 根据过失相抵规则 应减轻被告彭水市政办的民事赔偿责任。诚如黄松有指出的 “在审判实践中 通常考虑未成年人监护人的与有过失 来减轻加害人的赔偿责任 其结果与客观说并无不同。” 因此 从我国法律具体规定和司法实践上来看 无论被害人是否具备识别能力 只要其行为本身具有过错、过错行为与损害结果具有因果关系且该行为是不当行为 法院即可适用过失相抵规则来减轻加害人的赔偿责任。看下面这一真实案例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9 青少民终字第162号判决 “本案系学生伤害事故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被告 案发时6周岁 因原告 案发时6周岁 冲撞其而将原告鼻子致伤 其行为明显不当 作为直接侵权人 被告应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 即事故的主要责任 而原告在放学时从厕所快速冲向学生队伍 撞在被告身上 导致被告与其发生矛盾 原告也有过错 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鉴于原告冲撞被告是引起本次事故发生的原因 根据过失相抵规则 以被告承担70 的赔偿责任 原告自行承担30 的过错责任为适宜。”从上 《民法通则》第133条第1款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 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 可以适当减轻他的民事责任。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4 92 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 2004 41 29 则法院判例可以看出 加害人和被害人均系才年满6周岁的小学一年级学生 双方均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自然不具有过失相抵能力 法院判决因被害人行为具有过错而适用过失相抵 减轻加害人30 的责任。可以看出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 也是采取客观说 认为被害人过失相抵的构成 并不以其具备过失相抵能力为必要。 2能否适用于与被害人有密切关系的第三人被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具有过错时 得适用过失相抵 此项规则 深合事理 前文已有详尽论述。但是 被害人除对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外 是否应当承担与其有密切关系的第三人的与有过失 即对于被害人以外之人的过错 加害人能否主张过失相抵规则的适用 由于我国的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对此问题并未作出规定 且学者对此讨论的也甚少 因此 下面借助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的相关理论和判例 对此问题展开论述。 梅仲协先生在对此问题进行论述时 明确指出“第三人之过失 于特种情形 亦得视为被害人自己过失。” 日本通说和判例均认为 基于过失相抵所欲实现之公平理念 被害人不仅对自己的过错应当负责 对于与被害人在身份、生活关系上 具有可视为一体关系之人具有过错时 被害人亦应当担负过失相抵责任。据此 使用人的过错 如家事使用人 、与被害人具有亲子、夫妻关系之人的过错 除非有特别情事 否则应当作为被害人之过错 而减免加害人的损害赔偿责任。但是 在幼儿或儿童受害的情形 照顾幼儿或儿童的保姆、邻居或老师的过错 则不予考虑。对于职场上的同僚具有过错者 也不作为过失相抵斟酌的事由。 1使用人的过失相抵关于使用人的概念 詹森林教授认为 “则为被害人是否基于自己之意思而委由他人代为维护其法益 有此意思者 始为以该他人为与有过失意义下之使用人 似不得谓凡由被害人借以扩大活动范围之人 即为被害人之使用人 而应由被害人承担其与有过失。” 所以 机车驾驶者与被搭载者之间为夫妻、父母与已成年子女、兄弟、熟识的亲友等密切关系时 原则上应当认为被搭载者有将自己法益托付于机车驾驶者照顾的意思 机车驾驶者即为使用人。 被害人承担使用人的过错 其理论的基础何在 王泽鉴教授认为 “被害人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8 164 东京东京信山社 2002 316 317 转引自陈聪富 过失相抵之法理基础及适用范围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22 詹森林 机车骑士与其搭载者间之与有过失承担 民事法理与判例研究第一册 台北汉芦出版公司 1998 310 30 对其使用人之行为 应予负责 盖第217条所以规定赔偿金额得以减免者 害人自己对其法益之维护未善尽注意之故 即被害人违反自我注意之义务。今被害人将自己法益委负他人照顾处理 则对该人之过失 应与自己之过失同视 再者 被害人利用他人而扩大其活动 其责任范围亦应随之扩大 其使用人之过失若不斟酌 则加害人于事实上不能向该使用人求偿时 势必承担其损失 其不合情理 甚为显然。” 因此 被害人违反自我注意义务以及利用他人扩大自己活动范围 以及避免加害人无法向使用人行使求偿权 是被害人承担使用人过错的原因。 陈聪富教授认为 被害人承担使用人的过错 其实质是被害人承担使用人过错的危险 即承担使用人应负担的部分。他引用日本四宫和夫教授的观点 在加害人行为与使用人行为竞合 对雇主发生损害的情形 由于加害人与使用人构成共同侵权行为 在双方之内部关系 使用人具有应当分担的赔偿额 但这个使用人应当承担的份额 一般由雇主承担 因此 在雇主向加害人请求赔偿的时候 应当扣除掉使用人应当承担的那一部分赔偿额。换而言之 即是在多数加害行为发生竞合时 过失相抵原则使得使用人应承担的部分 转嫁由被害的雇主负担。这个问题涉及使用人过错的危险性由何人承担的问题。如果依据过失相抵规则减少加害人的赔偿额 实际上是让被害人来承担无法向使用人求偿的危险 反之 如果不适用过失相抵原则 则被害人能向加害人请求全部赔偿 而由加害人承担无法向使用人求偿的危险。 关于被害人承担使用人的过失相抵 最为典型的是“好意同乘”的案例。下面这一个台湾地区的案例可资借鉴讨论 “最高法院90年台上字第1046号民事判决”一案中 被害人乘坐驾驶人机车 因驾驶人驾驶机车超速行驶为主因 加害人未于涵洞入口处设置警示标志 影响夜间行车安全为次因 因而驾驶人与加害人之过失行为 均为被害人受伤之共同原因 成立共同侵权行为。被害人系由驾驶人搭载 自应承担此过失责任 因而判决“驾驶机车附载他人 该他人系因借驾驶人载送而扩大其活动范围 驾驶人为之驾驶机车 应认系该他人之使用人 依前开规定 自得减免赔偿义务人之赔偿责任。” 依照实务的见解 被害人承担使用人过失相抵的理由 在于被害人“因借驾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3 97 台湾地区民法典第217条 “损害之发生或扩大 被害人与有过失者 法院得减轻赔偿金或免除之。重大之损害原因为债务人所不及知 而被害人不预促其注意 或怠于避免或减少损失者 为与有过失。”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23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23 24 31 驶人载送而扩大其活动范围。”然而 如果被害人是“打的” 使用计程车司机而发生车祸遭受损失 被害人是否要承担计程车司机的与有过失呢 对此 实务上认为 此时并不需要由被害人担此责任 至于理由 台湾地区“最高法院94年台上字第1909号民事判决”予以了说明 “则认为适用被害人承担使用人的与有过失 须损害赔偿权利人对使用人之行为得为指挥、监督 始足当之 倘损害赔偿权利人对使用人之行为无从予以指挥、监督 即难以将使用人之过失视同损害赔偿权利人之过失 适用过失相抵规则之法减轻赔偿义务人之责任。” 乘客搭乘计程车时 对于司机的驾驶行为无法予以指挥、监督 因此无须承担计程车司机的与有过失而适用过失相抵规则。但在何种情形下即认为被害人对使用人无从予以指挥、监督呢 这应当根据个案事实来定 一般认为 如果使用人的行为具有独立性和专业性 而且没有被被害人干预时 即可认定。 判断被害人是否要承担使用人的与有过失 还有一个判断标准即是使用人为被害人提供服务 是有偿还是无偿。在驾驶人对被害人是好意同乘、无偿帮忙的情形 被害人因未支付相应的对价而扩大了自己的活动范围 此时由被害人承担使用人与有过失的危险 较为合理。反之 如果被害人支付了相应的对价 支付了计程车费 则无须承担驾驶人的过错。 综合言之 乘车人是否要承担驾驶人的过错而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应当依照乘车人是否支付了相应的对价而扩大了自己活动范围 是否能对驾驶人为指挥、监督而不同。若乘车人支付了相应的对价 对驾驶人无法指挥、监督 则不能适用过失相抵规则而减轻加害人的赔偿责任 若乘车人是免费搭车 没有支付相应的对价 对加害人能否进行指挥、监督 则应当承担驾驶人的过错而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2具有亲属关系之人的过失相抵对于亲属关系之人的过错 作为过失相抵的理由 早期的学说认为这是基于家族团体利益的观点 认为家族共同体的成员具有过错 应当作为被害人担责的 理由 在子女受害 而承担父母之过错时 则认为基于家族团体统帅者的利益 而适用过失相抵。但是这些见解 与近现代民法个人人格独立的理念不符。 晚近的学说则认为 之所以由被害人承担具有亲属关系之人的过错 在于他们具有“经济上的一体性”。在具有亲属关系之人与加害人构成共同侵权行为时 例如丈夫以摩托车搭载妻子 而与加害人驾驶的汽车相撞 导致妻子受伤。妻子对加害人请求全部的赔偿请求 则加害人依据他与丈夫是共同加害人的内部关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24 32 在自己担责后向丈夫追偿此时 妻子与丈夫因具有夫妻关系而具有共同财产关系 则等于被害人妻子将从加害人之处取得的全部赔偿金的一部分 再度返还加害人。所以 为了避免支付关系的复杂化 法律上适用过失相抵的方式 减少加害人的赔偿额。这样 加害人对于被害人妻子直接扣除其丈夫应当担责的部分后 再给付损害赔偿 而无须对丈夫行使内部关系的求偿权 是纠纷一次性简易的解决。这样 对于丈夫负担部分 则转由妻子自己承担。但是对于被害人与具有亲属关系的第三人 什么时候具有“经济上的一体性” 需要严格谨慎的认定 在夫妻关系濒临破裂 或单纯的男女交往关系之人 是不能适用过失相抵来减轻赔偿责任的。被害人对作为共同侵权行为人的近亲属 通常不会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 但是 对于幼儿园保姆或者照顾幼儿的友人 被害人通常会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 因此 对于照顾孩子的幼儿园保姆或者照顾幼儿的友人 他们即使有过错 也不能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关于亲属间承担过失相抵的问题 有争议的是 未成年人是否应当承担其法定代理人的过失相抵。学说上一般采取肯定说 一来认为法定代理人的过错 是对未成年人有所疏忽 难辞其咎 不应当使加害人负担全部责任。再者 法定代理人的过失由未成年被害人承担 能够责成法定代理人妥善保护被害人。 法律实务上 从已有的判例来看 也是采取肯定的观点。湖北省潜江市人民法院 2007 潜民初字第201号判决称 由于被告人周诗新疏于管理其闲置在江汉油田油建新区广场内的蹦蹦床 导致年仅5岁的原告罗仁龙受伤 被告周诗新对该事故的发生存有过错 故被告周诗新应对原告罗仁龙的损害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原告罗仁龙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其法定代理人邓丽萍在原告罗仁龙攀爬蹦蹦床时疏忽大意 未尽到看管义务也是造成原告受伤的原因 邓丽萍存在重大过失 原告罗仁龙的法定代理人邓丽萍亦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本案中 被告周诗新的过失所引发的损害 与原告罗仁龙法定代理人邓丽萍的过失所造成的损害为同一损害 且被告周诗新未及时修缮蹦蹦床防护网上破洞的不作为与原告罗仁龙法定代理人邓丽萍的监护不力均是导致罗仁龙受伤的原因 根据过失相抵规则 应减轻被告周诗新的民事赔偿责任。从上述判决可以看出 法院即是采取肯定说的观点 认为未成年被害人应当承担其法定代理人的过失而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东京东京信山社 2002 316 317 转引自陈聪富 过失相抵之法理基础及适用范围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28 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 1987 51 33 在侵权法 原则上 直接被害人就其权利受到侵害而所得到的损害赔偿 间接被害人不能请求赔偿。比如某歌星在去某剧场演出途中遭人谋杀 此时剧场因停演而遭受的经济上的损失 不能向加害人请求赔偿。这种限制的原因在于不使赔偿范围过于扩大 以免加重行为人的负担。但是 《侵权责任法》明文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 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为单位 该单位分立、合并的 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死亡的 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 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这是法律上间接被害人请求赔偿的特例。那么反之 在直接被害人具有过错的场合 加害人能否以直接被害人的过错为由 而对间接被害人适用过失相抵 对此 梅仲协先生说 “直接被害人于损害之发生或扩大与有过失时 是否亦得适用第二一七条 颇滋疑义 就公平原则言 应认为亦有过失。” 理论上一般认为 间接被害人损害赔偿请求权 来自于直接被害人 因此在直接被害人具有过错时 加害人能够主张过失相抵来减轻自己的赔偿数额。 对此 实务上也采相同见解 台湾地区“最高法院73年台再字第182号民事判决”称 “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 对于支付殡葬费之人 亦应负损害赔偿责任 系间接被害人得请求赔偿之特例。此项请求权 自理论言 虽系固有之权利 然其权利给予侵权行为之规定而发生 自不能不负担直接被害人之过失 倘直接被害人于损害之发生或扩大与有过失时 依公平原则 亦应有过失相抵之适用余地也。” 我国大陆地区法院的实务见解 也采相同的观点。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8 周民终字第1578号判决称 “原告勾长春之子勾海军未满18周岁 且于夜间饮酒后驾驶无牌两轮摩托车 撞到胜达建筑工程公司设置在杨举埠口桥北侧的路障上 导致勾海军死亡的损害结果。被告胜达建筑工程公司作为施工方 未在施工现场设置相关的警示标志 对事故的发生应负有一定的责任。勾海军未成年 于夜晚驾驶无证摩托 且有酒后驾驶的行为 减弱了对突发事件处置能力 对事故的发生应负主要责任。故判决原告勾成春承担60 的责任 被告胜达建筑工程公司承担40 的责任。”在本案件中 作为直接被害人父母的间接被害人 法院判决其承担直接被害人对于自己死亡结果具有过错的损害责任 而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8 18 中德私法研究第四卷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30

  论侵权法中过失相抵规则的适用侵权,适用,过失,论侵权,侵权法,中的运用,过失相抵,过失相抵的,运用,侵权法中

http://funcomapp.com/tuoshitiaojian/27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